留言內容
留言時間 裴* 2019/5/11 21:07:20
留言標題 吐魯煤礦亨通公司拖欠農民工工資
留言內容 尊敬的市長你好! 我是一名翻斗車的經營者,2018年4月24日經人介紹到馬鬃山吐魯煤礦3號點搞土方拉運,在施工過程中協商費用為一月已結清,但是在月底結賬時老板以各種理由推脫,不予付款;經多次協商老板讓我們先干活,他正在籌錢,有錢就給我們給錢;兩輛車依然堅持在工地施工,直到六月十日,由于煤礦管理部門停止供應柴油,導致施工場地所有車輛停止施工,老板給我我們支付了10000元,讓我們繼續在施工現場等待他們解決好后繼續施工,我們多次詢問老板解決情況,老板要求我們繼續在現場等待他們通知開工,一直等到十月三十日才開工,在施工現場等待四個多月期間,老板也不給我們支付任何費用,導致我們無法支付司機工資;十月三十日接到開工通知,老板答應支付一部分費用來支付司機工資,可是到現場后再也見不到老板,只是有領工人員給我們給了10000元,期間修車預支了6000元,截止2018.12.14現在已經停止施工,在沒有給我們任何費用,也找不到老板,打電話也不接,導致我無力支付司機工資,造成我本人家庭都無法生活,司機整天找我要工資,讓我無法回家,特此求助政府有關部門予以盡快解決,讓我早日回家。 具體施工費用情況如下: 1.從四月十四日到六月十日兩車共計費用:84704元。 2.六月十日之十月三十日期間共計四個月二十天老板沒有給我們任何說法,但是我還要給司機支付工資,在此期間該如何支付費用? 3.十月三十一號到十二月十四日兩車共計拉運946車,老板沒有給我們算賬,只是有工地會計統計了車數;在此期間停工十二天,老板答應每天給每輛車給臺班費500元(有欠條為依據附后),兩車合計費用12000元。 開工至今共計費用:119054元,預支付:26000元,現拖欠我兩車施工費用:105054元。其中不包括在現場停工四個多月的費用,而我已向司機支付了30000元的工資. 我自2018年12月16日向肅北縣信訪局遞交上訪材料,然后多次向肅北縣國土局、人社局等多個部門遞交我們的訴求,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復,于是,我們再次向上級部門反應,最后,找到縣委張書記把情況如實反應后,張書記打電話要求縣長盡快妥善處理此事,然后,縣長安排馬鬃山鎮魏鎮長給我們妥善解決,當時魏鎮長與吐魯煤礦電話協商后,答應給我解決50%(45000元)拖欠費用,其它拖欠費用在2019年三月份和吐魯煤礦協商給我們全部解決;而后,我多次與魏鎮長聯系,總是以各種理由推脫,說我和吐魯煤礦是承包關系,是機械費用,要求我走法律程序等等,我想說的是我只是一個翻斗車經營者,是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掙點辛苦錢吧了,談和承包,只于吐魯煤礦層層分包這屬于吐魯煤礦亨通公司自己內部的事情,我們也無全過問,可試問吐魯煤礦亨通公司你們層層分包想沒想過下苦人的利益有沒有保障,是不是去個人都可以分包呢,做為我們的國土資源局你們盡到監管的責任了沒有啊,是不是誰都可以拿下采礦權,既然采礦權批給了亨通公司難道你們就管不了了嗎?出了問題就想你們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脫,還有最后給我處理了問題的馬鬃山鎮政府,你們做為一級政府做就是這樣糊弄人的嗎?這難道就是一級政府的工作態度嗎?這難道是我們黨內干部的工作作風嗎? 據我了解,吐魯煤礦在沒有付清2018年拖欠費用的情況下,現在已開工出煤,請問這樣合理嗎?合法嗎?難道吐魯煤礦與國家的法律法規置若罔聞嗎?我們的政府監管部門就無動于衷嗎?老百姓與大老板真的有區別嗎?難道我們的國家就這樣看著老百姓有理無處說嗎?老百姓的血汗錢就這樣讓黑心煤老板給貪污了嗎?難道吐魯煤礦的老板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就沒有任何部門可以管理他們嗎? 我該找的地方也都找了,改找的人我也找了,到酒泉市信訪局人家說不歸他們管,讓我通過其它的途徑解決,實屬無奈,特此懇請酒泉市委市政府,我們的父母官能幫幫我們這些勞苦大眾吧!幫助我們盡快解決,還老百姓一個公道,特此感謝! 裴天軍 2019年5月7日
回復結果

網友:

您好! 5月11日,您在《市長信箱》中留言,反映“吐魯煤礦亨通公司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問題,現答復如下:

一、基本情況

經調查, 2008年亨通吐魯煤田開發運銷有限責任公司與楊永利簽訂了《聯營開采合同》,將吐魯煤田內一段采區承包給楊永利經營;楊永利又將該區段土石方剝離工程承包給周大勛開采;劉進誠代表周大勛與杜海軍簽訂了《機械租賃合同》;杜海軍又雇傭社會閑散挖掘機、推土機、自卸車等設備進場施工,其中就包括裴天軍的自卸車。2018年4月24日裴天軍通過他人介紹到馬鬃山吐魯煤礦3號點搞土方拉運,截止2018.12.14停止施工,尚下欠裴天軍拉運費88940元。杜海軍和裴天軍當時頭口約定拉運費,無簽訂拉運合同。

二、處理意見和建議

根據上述調查情況,亨通吐魯煤田開發運銷有限責任公司與楊永利、周大勛、杜海軍、裴天軍為合同承攬關系。信訪人裴天軍投訴事實為杜海軍拖欠拉運費,屬合同經濟糾紛問題。根據《關于實施<勞動保障監察條例>若干規定》第十八條規定,裴天軍投訴不符勞動保障監察受理條件,決定不予受理。建議裴天軍通過司法程序,向人民法院提請訴訟予以解決。

 酒泉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2019年5月27日